一名军官关于撤销转改文职申请的报告

发布时间:2018-10-24 15:09      

关于撤销转改文职申请的报告

(文章来自网络)

人武部党委:

我是1999年9月高中毕业考入XXXXXX系,2008年12月从XXXX步兵XX旅炮兵团调到XXX军分区工作。无论在何处都是怀着满腔热血在部队辛勤工作,从来没有向上级提出过任何要求,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事情,在人武部工作都是一个萝卜填几个坑,兢兢业业的常态化白加黑、五加二,自从到分区工作以来基本上没有周末、没有休假,父母生病不能照顾,娃娃也得不到父爱。因省军区系统改革,我成了编余干部,在人武部暂时顶替文职岗位的工作。

自从去年年底套改文职人员工作开始以来,我怀着积极的心态面对,相信党组织、相信领率机关的决策。当时各级领导宣讲时都说转改实行“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只转身份,不降待遇”、“军改期间套改文职的待遇高于社会招聘人员”、“政策只会越来越好”的做法,抱着转改能保持待遇不变且可以继续为国防建设发挥作用的想法,转改为文职人员。随着转改文职工作的推进及许多文职政策的落地,发现有许多政策与原来宣讲出入较大,让人无法接受,现本人提出申请,改变转改意愿,要求继续留队服役,理由如下:

① 转改人员优待政策无法兑现,前后不一

年初国动部提出指令性计划转改文职,进行任务分配,军分区首长当时提出“三不”政策,即不转改的人员,不能转业(满最高服役年限的除外)、不能落编、不能晋职晋衔。个人因为军分区编制减少,成为军分区编余人员。但转文结束后,却发现其他分区照样安排干部调整晋升,一样有很多正营职干部晋升副团等,这种做法前后不一致让人无法接受。

在动员转改之初,大量配套政策并未出台,政策未知性大,吸引力低。因此,为了完成上级分配的指令性转文任务,不得不协调地方出台优待补偿政策,画饼许愿(如:家属随迁随调安排工作,子女入学入托,享受地方目标考核奖,任现职满3年的可提一职安排等)。然而,现在地方制度逐渐完善,前不久,中共中央下发了规范地方绩效和目标奖文件,事业单位车补等制度文件,存在太多变数,担心优待政策根本无法落实,而按照军队人员管理地方很多福利待遇也不能享受(如:车补、工会福利、值班费等)。当初我们存在疑虑的“相关规定”逐渐明朗后,我们发现在值班、管理等等方面和现役没有区别,甚至要求更高,极大违背了我们转改的初衷。

转改人员身份不明,没有法律保障

《条例》明确,文职人员在军队和社会生活中,依法享有国家工作人员相应的权利,履行相应的义务。军队建立与国家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制度相衔接、具有比较优势的文职人员管理、保障制度和机制。国家工作人员到底是个啥定位?算干部还是职工?本身就是一笔糊涂帐。目前看,模糊的身份定位,仅仅明确了文职人员是军队的工作人员,意味着改革期间现役军官转改文职人员相对于计划安置的专业干部、丢失了国家干部的身份。对比《公务员法》的规定,我感觉我们现役转改的更像临时工而不是干部。

当前文职人员无论是享受的权利,管理、保障制度和机制,都远远不如国家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目前文职科员年薪10万,我们东区国家公务员正科级别每年实发工资为6万元,表面上看起来有优势,但公务员正科实职每年有10万左右的绩效(目标考核)、副科实职也有6万左右的绩效(目标考核),有每年可以提取的五至六万住房公积金,还有车补油补,远远拉开了差距,所谓比较优势从何而来?

近期我们得到消息,士官也可以转改文职人员,剧透的消息是三级军士长可以直接套改正科实职,四级军士长直接套改副科实职,难道军龄越长就职务越高?在地方把事业编制的职工从技师和技工直接调整为处级、科级实职领导岗位?对于我们军官是极大的不公平。

③ 模糊的辞退条件让人心里难以踏实

《条例》第五十四条规定:实行委任制的文职人员辞职,或者被用人单位辞退的,按照军队有关规定办理。这个军队有关规定,由哪一级规定,何时完善?未完善就上马如何稳定军心?是不是不胜任现职工作,又不接受其它安排的;本人拒绝合理安排的;不适合继续在军队工作等情形都可以辞退?用词如此宽泛,充分说明退出机制太随意,执行起来很容易变味,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钻了漏洞,变成排除异己的工具。

我就担忧,按照军队的管理模式,军队首长在单位是具有绝对权威和地位的,一旦转改文职,很容易被首长辞退,又不像转业干部那样还有回旋余地,恐怕今后生活都难以为继。担心成为涉军维权信访的又一种重点对象。

④ 住房公积金和住房补贴不能按照退役规定结算发放

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职人员条例》,现役转改文职应当履行退役安置程序,但是住房公积金和补贴缺不结算发放而是继续挂账。转改人员按照文件是首先办理转业手续再办理转改手续,所有经费结算都应该按照转业结算(住房补贴和住房公积金等费用应该同时结算)。在《做好军队文职人员生活待遇经费决算领报工作的通知》中明确住房补贴、住房公积金符合领取条件的,由用人单位发给本人或合法继承人,审批和办理程序按照军队住房资金管理有关执行。具体项目和标准按照《关于印发改革期间现役干部转改文职人员工资福利、医疗和住房保障三个实施办法的通知》执行,转改人员的住房补贴,在其退出军队时按照规定兑现,也就是退休、离职、辞退、死亡等情况才兑现领取,这一点对于改革期间现转文人员来讲,是既不合情又不合理的。既然转文之前已经算转业,凭什么其他无论安置还是自主的转业干部能够拿到房补的公积金,独独转文的却拿不到?招聘文职人员住房补贴和住房公积金等随工资发放,还有租房补助,每月待遇结算比现役转文人员高,这样的区别对待,让人无法理解,这样的做法让我转改文职人员无法接受。

正团3年以上或者工龄15年的军队职工才能享受统建房,成都的全军统建房都没开工,而且估计未来几十年内我们这个地区也不会修建统建房,人到中年,老人的医疗,孩子的教育、还贷的房子等等,都正是急需资金的时候。我的军龄19年,在改革期间现转文仅仅能拿到转业安家补助费和生活补助费10万元左右(住房补贴14万左右和住房公积金7万左右无法结算领取),现实上无法解决实际困难。从某种意义上,等于是剥夺了我改善生活、追求幸福的权利。更加担忧的是这笔钱在遥远的将来退休以后,由于通货膨胀的原因,购买力会严重下降,现在能交够首付的,那时还能不能入门都不好说,这对我们转改人员是不公平的。下一步有可能要我腾退在分区的住房,我带着父母要重新购买房子生活,本地棚改以来房价飞涨,从以前的4000多涨到6000左右,我的经济压力明显增大,尔后要为生活奔波。

退休政策不明朗,存在极大的后顾之忧

《条例》第五十三条规定:文职人员符合国家和军队规定退休条件的,应当退休。这个规定说得太模糊了。是不是改革期间,现转文执行军队30年退休规定,而社招文职执行国家65岁退休规定?还是说,所有人都工作到65岁才能退休?委任制文职与聘任制文职,具体的退休条件是否应有所区别?也是亟待明确的问题。另外,关于文职人员的退休金的计算问题,至今没有明确的规定。是参照国家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领取养老保险,还是按照现役军官的领取退休工资?所谓拉齐一次性生活补助费如何计算,是不是和被辞退一样,改革期间现转文按照基本工资计算,社会招聘按照全额工资计算?

如果按照公务员、事业人员领取养老保险的标准退休后每月只能领取6500元,而我选择自主择业每月有8000元退役金。我辛辛苦苦工作四十多年的退休金还不如退出军队的领取的退役金,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⑥ 福利大缩水,即将出台的文职相关政策不接地气

即将实施的《国防动员系统文职管理实施细则(试行)》中有多条政策规定让人无法接受,甚至是缺乏最基本的尊重,如:

1、退出补偿机制和工作年限定义不科学。《细则》第34条,工作年限满5年才能发给一次性生活补助费,这点连聘用文职都不如(聘用文职工作满一年即可发放),且工作年限规定为转改后在军队服务的年限。同时,现役转改人员按基本工资发放一次性生活补助费,反而,社会招聘文职是按全额工资发放一次性生活补助费。

2、对转改人员的辞退机制不合理,工作的稳定性不强。《细则》第33条,78条、87条,用人单位可以辞退的规定很笼统模糊,退出机制随意性太大,对委任制调整为聘用制没有严谨的规定,只要是工作需要就可以调整。这些规定执行起来容易变味和钻漏洞,对委任的文职人员没有丝毫的保障。

3、很多福利待遇与转改前相差甚远。如探亲休假参照地方职工执行,工作年限不满10年的只有5天假期,探亲假也变为4年1次;子女入学不能享受优待,家属不能享受随军未就业补贴;军人优先窗口、景点免费、免费乘坐公交车等一系列福利待遇文职不能享受。这与转改前说的福利待遇按照现役军人政策执行有明显偏差,出入较大。

配套政策规定有失合理。比如,随军政策的问题,小孩就学政策问题,地方优惠政策的问题,值班值勤训练问题,日常管理教育请销假问题,但凡福利性问题,将现役干部和转改干部区别对待,但凡管理限制性政策,有又必须现役干部与转改人员一致。后勤系统的现役干部和转改干部同样上下班,在工作任务工作量工作责任和平时管理要求上没有任何区别,却不同身份不同待遇,不一致,就会引发问题。

4、保障政策依旧不完善。因编制体制问题,转改文职人员很难得到晋升,如人武部最高级别为正科,分区也只有一个副处岗位,我们至少8-11个正科竞争1个副处?绝大多数只能干一辈子正科,待遇却无法提升,与地方公务员的职务职级两条线保障机制相差甚远。

5、原来军官的探亲休假权被强制取消,要参照国家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作不满十年的每年五天假期,每四年一次探父母假?参加工作年限按照转改之后起算?子女只管入托,不管入学?与现役时期的待遇一比较,反差何其大也!而且,这与前期明确的只变机制不变待遇相悖,让大家产生了“上班是军人,待遇是军工”的消极情绪。

6、医疗保障有缺陷。政策说,在工作期间可以享受军队医疗补助,但是没有提到退休之后补助的问题,这才是重点。而且医疗保障问题在一定年龄之后在退休后才更突出。只享受城镇职工医疗待遇,却没有体现干部的优势,有被祖国遗弃的失落感。

⑦ 工作上对转改文职人员区别对待

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职人员条例》文职人员是军民通用、非直接参与作战且社会化保障不宜承担军队编制岗位从事管理工作的非现役人员。且军队多项规定明确文职人员不得参加作战值班,国动部最近下发的关于值班的文件要求,人武部作战值班改为机关值班,但仍要求全时值守,与作战值班要求并无区别,特别是值班人员只能是现役军官和转改文职人员,职工和社会招聘的文职不能担任值班,这就意味着在未来的几十年,我部只能由转改的3名文职轮流值班,还要承担军分区武器仓库三分之一的值班,换算出来每年我们三个文职科长每年有44.44%的时间在值班,由于是脱产值班,等于是增加了50%的工作量,再加上人员缺编的叠加效应,我们等于1个人承担3个人的工作,如此高压的值班制度让人无所适从,与转改时宣传的八小时工作制,出入太大。

同样是文职人员,同样是在武装部工作非现役人员,社会招聘的文职和武装部职工,为什么不能担任值班,如此区别对待让人难以接受。加上每年的训练,集训,出差等等,平均每人每年5至6个月不能回家。这样强度的值班,干的都是一样的活儿,现役与文职人员的区别体现在哪里?设立文职岗的必要在哪里?

⑧ 没有转业命令催落户,如此“猴急”为哪般?

省军区催促改革期间现转文抓紧时间进行落户的通知已经收到。开始说的好好的,下了命令再落户,现在却一再催促大家落户,只有一个任职通知。这是怕大家反悔、滞留的节奏吗?按照规定,转改人员在套改新的工资待遇之前,继续按原职级现役标准发放工资,从八月起直接就把工作性补贴给停发了。这样做,符合规定吗?良心不会痛吗?是拿发工资当绳索,逼迫大家赶紧落户?

转改文职毕竟是人生的重大抉择,我凭着一腔热血和深切的期盼支持军改,也冒着滞留一年、面对未来不确定的安置政策和一年的经济损失,选择了转改文职。将心比心,能否还有那么一点良心和感情,给大家一个缓冲期,待上级政策法规得到解答以后,再明确落户时限。

⑨ 现役转文职比社会招聘的待遇低

有人说,现役转文职是向下走,非现役转文职、社考文职是向上走,不是没有道理。这是因为,他们的参照目标与比较标准不一样。有不少职工、非现役一旦落编,工资差不多立刻翻番,他们对文职政策是欢迎的。而现转文不但工资收入没有提升,一些身份定位、后顾之忧都没有解决,跟同期现役、计划安置和自主择业的干部比也没有明显优势,存在很大的心理落差。

在文职制度推行之前,上级也对如何鼓励现转文进行了充分的考虑和研究,比如住房补贴、住房公积金代缴、所得税起征点、退休前待遇拉齐等因素,承诺3年改革期间转文职所得的利益,要高于2020年改革落地以后的文职。那么,利益高在哪里?优势又体现在哪里?

甚至,首批现转文的住房补贴要继续挂帐,而后期下发的文件却明确“社招文职住房补贴随工资按月发放”,怎么还不如社招的政策好了呢?说好的政策优惠呢?这就难免让大家产生“地位不如现役,待遇不如社招”的消极情绪。

我曾经乐观希望:文职制度设计的初衷,是改革前后委任制文职人员,相当于国家公务员;而社招聘任制文职人员相当于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区别一个仍是国家干部身份,另一个属于军队新型职工。如果是这样的话,并且在退出机制方面的政策同样也有所区分的情况下,我心理上还是能够接受的,也有利于调动转改的积极性。可惜,目前仍只是基层的一种善良愿望罢了,希望有关部门及时予以答复和明确。

如上所述,我感觉到是被套路了,现役干部转文的优待及享受的福利待遇政策目前全部就低不就高,工作要求却是就高不就低(包括军事训练及考核按照现役军人执行),军队政策好的就让转改文职往地方靠,地方政策好的就让文职往军队靠。习主席在中央军委党的建设会议中明确指出完善文职相关政策及福利待遇,而各项政策的陆续出台不仅未见完善,还让人感到文职人员毫无荣誉感、归属感,让人产生“地位不如现役,待遇不如聘用的想法”、转改人员“流血又流泪”。

就目前的状况,本人郑重申请更改转改意愿,不再选择转改文职,要求继续留队服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