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保障发展报告:我国社保改革任务繁重,仍存权责不清等四大问题

发布时间:2019-01-17 05:35    

2019年1月12日,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出版集团在京联合举行《中国社会保障发展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首发式。

《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中国社会保障改革与体系建设取得的重要进展主要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社会保障发展理念从模糊状态走向清晰化;社会保障管理体制从交叉重叠的无序状态走向相对集中、有序运转;多项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与发展亦取得了新进展。

“2018年进行的政府机构改革使长期制约社会保障改革与体系建设的体制性障碍基本消除:如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国家医疗保障局,使长期分割而治的退役军人保障事务、医疗保障事务有了集中统一的行政管理部门;将社会保险费征缴集中由税务机构征收,解决了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与地方税务机构同时并存征收的局面。”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说。

但是,《报告》同时认为,中国社会保障改革与体系建设仍存在四大问题:

社会保障权责不清的格局依旧,

互助共济性明显不足,

法治欠缺问题日显突出,

制度短板亦需加快弥补,

因此,改革的任务异常繁重。

以主体各方权责不清为例,其体现在作为社会保障责任主体的政府(含中央政府与地方各级政府)、企业、社会、市场、个人及家庭的责任边界不够清晰,甚至还出现了相互错位、效果对冲的现象。

如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2003年启动农村新型合作医疗试点时,确立的费用分担比例是政府与个人为2:1,后来逐渐变形为3:1、4:1,个别地方甚至到了8:1以上,政府责任越来越重,而个人责任越来越轻。

此外,报告指出,互助共济性不足放大了制度风险,主要表现在: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和基本医疗保险制度中的个人缴费全部记入个人账户,使参保人之间完全丧失了互助共济的功能,导致个体风险与群体风险的增长;社会保障的统筹层次低,直接限制了地区之间的互助共济,限制了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进程。

“以基本养老保险为例,由于采取地方‘承包制’、不同地区之间的筹资、待遇与基金结余的差距日益扩大,最终使这一制度从国家利益、社会公平沦为地方利益、地区不公的制度安排。广东省因缴费者多而退体者相对少,不仅筹资标准偏低,待遇标准偏高,而且养老保险基金结余数以千亿元计;而辽宁、黑龙江却因缴费者少而退休者相对多,不仅筹资标准居高难下,待遇标准也偏低,基金收支更是出现巨大亏空,如果没有外部资金补偿,辽宁、黑龙江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实际上已经崩溃。”《报告》称。

郑功成指出:

未来应厘清权责关系与均衡责任,使参与社会保障的主体责任分担逐步从失衡状态走向相对均衡;

强化互助共济,包括加快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消除社会保障的群体分割和城乡分治的现象、稳步渐进地摒弃社会医疗保险中的个人账户、淡化基本养老保险中的个人账户等;

此外,要加快法治建设步伐和提高信息化水平,加紧制定社会救助法、社会福利法,加紧修订社会保险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