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茂分享】缴纳了社保就是劳动关系了吗?

发布时间:2018-11-07 14:32        

关于我们:

懿茂律师事务所专注商业法律服务,采用公司制运营,建立专业化服务团队,其业务范围包括:公司合规治理与运营、重组并购、资本运作、税收筹划、人力资源、知识产权、常年法律顾问、商事诉讼与仲裁等。

案情介绍

2015年9月14日,老李在银某公司承揽工地发生事故,银某公司员工将老李送往厦门市第一医院杏林分院治疗。2015年10月,银某公司为老李申报社会保险,并为老李补缴了2015年7月份至2015年10月份的社会保险费。

2016年5月,老李要求确认与银某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双方发生争议。

银某公司认为

一、银某公司为老李补缴社会保险费系出于人道主义,仅是想尽量帮助老李获得社会保险的相关赔偿,而非“愿意承担用人单位的责任”。从社会保险费补缴的时间上看:补缴时间在事故发生后,且补缴期间为事故发生(即2015年9月)的前后(即2015年7月至10月),证实银某公司系为帮助老李获得社会保险的相关赔偿,而为老李补缴社会保险费。从社会保险费补缴的方式上看:银某公司系一次性为老李补缴了相关社会保险费的,明显系为了某种特殊需要。

二、事实上,银某公司与老李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 老李的工资不是由银某公司发放。

  • 老李并未接受银某公司的劳动用工管理及公司相关规章制度的约束,亦未有考勤。

  • 老李系保洁人员,虽然系在银某公司工地发生事故,但不能因此推出该场地的用工主体系银某公司,更不能推出从事保洁工作的老李就是银某公司的员工。

  • 老李认为

    银某公司为其支付了医药费,同时为其补缴了2015年7月至10月的社会保险,以上事实足以证明银某公司与其事故发生前存在劳动关系。银某公司称其行为系出于人道主义,并不符合常理。

    首先,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是用人单位应当履行的法定义务,而不可能为非亲非故而又不存在劳动关系的人缴纳社保;

    其次,倘若二者确实不存在劳动关系而又为获取保险理赔而补缴社保,此类行为违反《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涉嫌骗取保险费用;

    再者,员工发生工伤而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其缴纳社会保险时,因工伤因其的所有赔偿责任将全部由用人单位承担,银某公司的补缴行为系为转嫁其作为用人单位的赔偿责任,进一步印证二者在事故前存在劳动关系。另外,老李工作期间受银某公司的考勤、管理,双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银某公司拒不提供用于证明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的工资支付记录、职工花名册以及考勤记录等,应承担相应不利后果。

     法院认为

    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的规定:“用人单位未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时可参照下列凭证:(一)工资支付凭证或记录(职工工资发放花名册)、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的记录。”本案中,银某公司有为老李补缴2015年7月份至2015年10月份的社会保险费,银某公司不能合理说明其为老李补缴社会保险费除劳动关系外的其他缘由,银某公司为老李补缴社会保险费的行为反映了银某公司的真实意愿,即银某公司认可老李系其员工,并愿意承担用人单位的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的规定,为员工缴交社保费用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因此,除非有证据证明缴交社保费用的用人单位与参保人员之间存在其他关系,一般可以认定双方之间存在着劳动合同关系。

    律师评析

    按照厦门市现有政策规定,现有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第一种也就是最常见的职工养老保险。职工养老保险的缴费基数根据缴交员工的身份的不同还略有区别,如非厦门市户籍的员工与厦门市户籍的员工社保缴交基数就有区别。

    第二种是城乡居民养老保险。

    第三是离境定居人员和台港澳以及外国人缴纳的养老保险。

    第四种是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正是因为缴费方式不同以及是否缴费会影响员工将来退休之后的待遇,所以个人挂靠单位保险的现象屡见不鲜。

    再加上有些部门在认定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时候以是否缴纳社保作为重要的参考依据,所以很多时候在用人单位缴纳社保,并不能就据此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

    本案中,银某公司为老李补缴了社保,又否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法院认为,银某公司为老李补缴社会保险费,且不能合理说明其为老李补缴社会保险费除劳动关系外的其他缘由。因此,认定双方之间存在着劳动合同关系。

    在此需要强调的是,司法实践中,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员工主张其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应由员工进行举证。而如果用人单位已经为员工缴纳了社保,除非用人单位有证据证明缴交社保费用的用人单位与参保人员之间存在其他关系,否则即直接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