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险一金与安全感

发布时间:2018-12-26 01:00

周末我去当志愿者在红绿灯路口执勤。

路口有个20多岁的小哥,瘦瘦小小的、戴着防尘口罩,穿着一身警服,身上写有“协警”俩字。闯红灯的、不走人行通道的,通通被小哥逮个正着。被逮的有不服气的,嘴里嘟嘟囔囔地说:“我过马路时绿灯在闪,红灯还没亮……”小哥眼一瞪:“不服?我们调监控行吗?都看见你闯红灯了!”那家伙还是不服气,哼哼着说:“你对你对你都对,我不跟警察吵架。”

顿时我觉得这个协警小哥还蛮威风,有人害怕他。

过了一会儿来了个个五六十岁的大妈,问起小哥:“现在协警还招人吗?一个月拿多少?”小哥说:现在只要35岁以下的。大妈悻悻地走了。

闲得无聊,我跟小哥聊起了天。同样不可免俗地问起待遇、休假这些事情。小哥说:“在路口执勤上两个小时休息两个小时。每周上两天休两天。单位交五险,不交住房公积金,一个月到手2500。”“我觉得还不错,挺轻松,而且从长远看应该会更好。”小哥很认真地跟我说。

2500?还不错?我心里像炸了雷一样,这都8102年了啊!市区房价都超1万每平了!年轻人天天消费升级小伙子都在穿AJ啊!一个重感冒都能花掉一套房啊!

我笑了笑说:“对对,蛮轻松,不上班的时候还能搞个兼职,再赚一份工资。”旁边一个听闲话的插进来一嘴:“2500咋花啊?不够花啊!”小哥哽了一下:“那咋花呢,多赚多花少赚少花呗。”

20岁出头拿着有五险一金的2500元工资,没有一技之长,挺满足。

我有点悲哀。《未来简史》里说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被AI取代成为无用之人;经济形势还未好转,个人存款也不断贬值;虽然有一份工作但也看到一些衰败的迹象而为未来感到担忧,我毕竟是要工作到60岁退休,等我退休时我的公司还在吗?我学法律、学会计,一把年龄还去尝试公务员考试。危机感、焦虑感深深地嵌入我的思维。对重疾、失业等的恐惧,让我不断寻求更多保障。

而他,一份有五险一金的工作,便让他感觉有了安稳的未来。

不过,也许人家家里有矿呢。

我想起一个亲戚,年轻时也是不断换工作,一份又一份。售货员、收银员、仓库保管员……我曾经劝她在一个岗位上干久一点,这样有升迁的机会或许能有更高的收入,她笑笑说我太幼稚,说这都是要靠关系。后来某一天,她说,等我明年找一个能交五险一金的工作,我就可以安安稳稳养老了。她现在的确有一个五险一金的工作了,收入不高工作也不忙,家里拆迁补了一套房,平时孩子上学的费用支出靠父母来贴。

我感觉活在不同的世界里,无法互相说服对方。

我来自底层,还一直在找机会爬到中层,而有些人却拥有了巨大的安全感。

我不幸,一直活在忧虑中。他也不幸,活在虚假的安全感中。我们都是底层,都悲哀。